守财奴段落概括
您的位置:首頁 > 案偵·說法 >
“村霸”支書父子橫行鄉里
www.aw7m.net 】 【 2019-05-30 09:47:03 】 【 來源:四川法治報 】

 m_ecb382affcf4810cc2c485eb3f182aa5.jpg

庭審現場


m_3ab893d17d890524daa74bbceb663050.jpg

公訴人發表公訴意見


  洪雅家族式“惡勢力”犯罪集團21人獲刑


  張景遙 王一明 本報全媒體記者 熊勇 文/圖


  聚眾打架斗毆、強買強賣烏木、敲詐勒索企業、貪污環境治理經費……10日,眉山市彭山區法院公開宣判了這起涉“惡勢力”犯罪集團案件,這伙以父子三人為首要分子、親戚朋友參與的家族式“惡勢力”犯罪集團終于受到法律的嚴懲。


  1


  “村霸”


  一言不合刀棍相向


  2001年至2018年,任某宇、任某依托其父親任某利擔任眉山市洪雅縣花溪鎮黃龍村主任、村支部書記、花溪鎮唐壩社區居委會主任、支部書記、花溪紅旗電管站站長等職務在當地形成影響和庇護,糾集劉某松、孔某晉、陳某、李某超等人,長期在花溪鎮稱王稱霸,為非作歹,組織放高利貸、敲詐勒索、尋釁滋事、聚眾斗毆等,嚴重破壞了當地的社會治安和經濟、生活秩序,造成了極其惡劣的社會影響。


  2017年9月,陳某某請人在洪雅縣東岳鎮騎龍村探得一根烏木。9月21日,任某帶陳某等人到現場堵路守烏木,要求以低價收購烏木未果,持械與對方發生斗毆,后又糾集20余人持砍刀、鋼管攔截正在運送烏木的貨車,脅迫司機將烏木運至其指定的地點。2017年3月,徐某等人在花溪鎮王巖村探得一根烏木,當晚,任某宇、任某糾集10余人陸續來到挖掘烏木的現場,將汽車停在運烏木的貨車周圍進行阻擋,徐某被迫答應以低價賣掉烏木。


  2016年11月,紅旗電站有限公司召開董事會,決定免去任某利電管站站長職務,會后,在電站大門公告欄張貼了免職公示。任某利在會上申辯未果,將此事告訴兒子任某宇。任某宇、任某糾集了10多人來到紅旗電站,將新任命的董事長沈某、監事廖某等4人圍住,言語威脅并推搡4人至公告欄下站成一排,撕掉免職公示,并對4人進行批評,威脅廖某寫了一封道歉信張貼在公告欄原免職公示處,還放了鞭炮“沖喜”。當場圍觀群眾上百人,任家又一次立了“威”。


  2015年,私營企業主周某通過任某利的弟弟任某能向其高息借款50萬元,到2016年2月,還有10余萬元未歸還。2016年2月,任某利、任某能與周某約在洪雅某茶樓商談還款事宜。當時,周某與朋友彭某正在吃火鍋,任某能電話催促幾次后發生了口角。幾分鐘后,任某宇、任某、任某能帶了10余人,持砍刀、鋼管來到火鍋店,將周某強行帶上面包車,彭某和火鍋店老板祝某欲阻止被任某能等人圍毆、砍傷。“場面就像電影里的黑幫片,這件事讓我們都有心理陰影了,晚上守鋪子都不敢守太晚。”現場圍觀群眾心有余悸道。受此事件的影響,火鍋店沒開多久就倒閉了。


  2


  深挖


  派出所所長充當“保護傘”


  2018年3月,公安機關對該案立案偵查后,眉山市檢察院指定彭山區檢察院辦案并提前介入,檢察官就偵查方向、取證標準等多次與偵查機關進行會商,建議偵查機關結合惡勢力犯罪集團的組織特征和具體犯罪的構成要件進一步偵查,特別注重調取涉案的客觀證據,同時增派人手做好村民、群眾等外圍證人證言的收集,并建議對證人做好保護工作。審查案件期間,承辦檢察官發現有證據證實有犯罪事實的4名嫌疑人未在案,及時向公安機關發出補充移送起訴通知書。


  隨著審查深入進行,彭山區檢察院還發現洪雅縣公安局某派出所對該犯罪集團兩起聚眾斗毆案件和一起尋釁滋事案件受理后未作刑事立案處理,可能存在瀆職或者充當“保護傘”的問題,遂及時將線索報送眉山市檢察院、市掃黑辦和市監察委員會處理。


  2018年10月22日,洪雅縣公安局柳江派出所原所長黃某涉嫌玩忽職守罪被洪雅縣監察委員會立案調查。經查,黃某在2013年處理任某宇與徐某聚眾斗毆一案中,嚴重失職瀆職,應當刑事立案而未立案,致使此案不了了之,使得任某宇惡勢力集團逐漸做大成勢。目前,黃某涉嫌玩忽職守一案已由彭山區檢察院提起公訴。


  3


  審判


  21人被判刑最高獲刑17年


  2018年12月14日,任某宇惡勢力犯罪集團案在彭山區法院一審開庭審理。該“惡勢力”犯罪集團的被告人共計21人,其中成員多為親戚朋友,除父子三人外,還有任某利的兄弟、侄子及其朋友。而任某利則利用其“特殊身份”,參與其子等人實施的犯罪,并利用職務之便伙同他人侵吞公共財物。父子三人和手下的“爪牙”成為名副其實的“村霸”。


  10日,彭山區法院經審理認為,任某利、任某宇、任某等形成了稱霸一方的家族式犯罪集團,任某利系首要分子,任某宇、任某系主要成員,9名被告人系一般成員,另9名被告人分別參與該集團犯罪,根據其作用、情節,予以處罰。


  法院遂根據各被告人犯罪的事實、犯罪的性質、情節和對于社會的危害程度,依法對該犯罪集團作出判決。其中,被告人任某利犯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貪污罪,數罪并罰,被判處有期徒刑11年,并處罰金21萬元;其大兒子被告人任某宇被判處有期徒刑17年,并處罰金3萬元,小兒子任某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并處罰金1.6萬元。犯罪集團其他成員分別被判處10個月至7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處2000元至4000元不等的罰金。


編輯:陳芯穎
熱點專題

四川長安網簡介 | 版權聲明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網站欄目 | 投稿須知 | 投稿:[email protected] |

蜀ICP備13011412號-1 四川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違者必究

守财奴段落概括 mg娱乐官网客服 重庆时时彩官方平台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pk10人工免费计划 篮球类投注平台 pk10赛车冠军大小计划 重庆时时彩2.1版本安卓 北京塞车pk拾开奖 千里马计划怎么样 吉林时时奖号结果 重庆时时龙虎和技巧 pk10免费计划软件哪个好